《ARTY》专访 - Warmth On Toes(2014)

友情——脚尖的温度

2014年2月,D.LAB舞蹈實驗室接受当代艺术杂志《ARTY》采访。创始人段婧婷与圈内好友侯腾飞一同受访,希望可以从艺术的角度出发,诠释在生活中舞者间的友谊。


不得不说“舞林争霸”让人们认识了许多优秀的年轻舞者,在镜头前穿着芭蕾舞鞋的段婧婷精确地踩着音乐节奏两次在侯腾飞掌间腾空跨越。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一次合作,其实他们早在此前数年已相识:在同一个大院儿里,她曾在上海芭蕾舞团,而他在上海歌舞团。采访时少了舞台上的距离感,还原了两个爱跳舞的人。拍摄舞蹈照时,没有动作指导也不必多言,只需配上音乐喊一声“开始”,就能欣赏到一出精彩的即兴双人舞。相互对实力的信任,或许也是舞者们默契的基础。现下有太多友情都是口口声声的死党、闺蜜,其友谊的真相有时只能“人艰不拆”,而这两位舞者之间的“真”就在行云流水的动作中对肢体的信赖。朋友有很多种,有一种你可以在万人面前将自己的脚尖交付在对方的掌心,实在幸运。


  

ARTY:对生活中的对方有何评价?
段婧婷:侯腾飞是个很棒的舞者,再加上太帅,所以很受欢迎!
侯腾飞:对段段的了解就是刚见面的话肯定会觉得这个人是那种特冷、特酷的女孩。一旦熟悉之后才发现她也会开玩笑,也会逗大家乐,哈哈!

ARTY:对方为自己做过的印象深刻的事情?
段婧婷& 侯腾飞:搭档(跳舞)。
段婧婷:而且我们是完全不同的舞种,我是芭蕾,他是古典舞。我们因为“舞林争霸”有了第一次的合作。两个舞种不一样的关系,他跳的过程中也逾越了自己的专业,对他来说也蛮难的,第一次合作也挺难忘的。
侯腾飞:大家都在互相迁就。
段婧婷:他那个时候腰伤很严重,整个背都肿的,甚至就像肿了个拳头一样,就在比赛前几天的时候我们当时在排练,他根本都不能站起来。这个事情让我印象非常深。而且他还得举我,毕竟我也是个有九十多斤的人。
侯腾飞:(惊)你有九十斤?感觉八十几吧!

ARTY:是否因为托举动作要照顾男舞者的体力,女舞者需要特别瘦?
段婧婷:也不是,只是为了观众,不能照顾男舞者,要锻炼他们,这样他们才有肌肉(笑指侯腾飞)。

ARTY:比赛中遇到困难,对发挥有什么影响?
段婧婷& 侯腾飞:完全没有影响。
段婧婷:按照他的话说,“上了场就没感觉了”。就是瞬间具有力量!
侯腾飞:会忘记这种伤痛的感觉,根本想不起来。

ARTY:跨舞种的的合作,如何培养默契的?
段婧婷:以往我不太跳双人舞的,独舞为主。我还挺紧张的,不过他双人舞跳得多。
侯腾飞:我觉得我们上手非常快。但是芭蕾的双人舞和古典的双人舞的把位、发力方式等都不太一样,只能努力。

ARTY:舞者之间有没有一些小动作或者是眼神暗号来交流下一步动作?
段婧婷:一般我不会用这些去判断对方的下一步,在合作、排舞的时候,是需要双方不断重复练习、讨论、尝试的一个过程。如果光靠眼神的话,估计我下一步会摔在地上(笑)。
侯腾飞:舞者之间的信息传达,多数是靠呼吸的节奏来掌握。了解对方的呼吸及气口,这也就是所谓的默契。开个玩笑,有时候我们在台上也靠语言交流。

ARTY:身为舞者,在生活中会犯什么职业病?
侯腾飞:哪儿有台子腿往哪儿搁。
段婧婷:对对对!站在那总觉得有一条腿要压在那儿。我现在还有个坏毛病,坐着的时候都会踮半脚尖儿,你会有么(指侯腾飞)?
侯腾飞:坐在那儿都会,都成了十几年来的习惯了。还会掰掰手,掰掰腰。
段婧婷:要不就会响一下骨头,做几个动作。

ARTY:是否相信男女之间存在纯友谊?
段婧婷:相信!就像这世上真的是有“女汉子”!
侯腾飞:相信。这种友谊应该是像哥们那样。


(撰文:Marshall 编辑:Lulu Bao 摄影:马休 场地提供:慕弗婚礼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