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Fusion视界空间 × 张江新经济(2014)

A Dancer's Metamorphosis 舞者转型

段婧婷又回来了。这一次,她要攀登的不是领舞的位置,不是“舞林争霸”舞台上的名次,而是成为D.LAB舞蹈实验室的掌舵人。

让段婧婷走入大众视野的是“舞林争霸”的舞台,尽管并没有走到终点,但黑衣黑裙冷艳扮相,柔软且有力这两种看似矛盾的肢体动作还是让许多人记住了她。其实段婧婷并不喜欢被人描述为冷艳,尽管她在荧幕上的表现的确不苟言笑。网络上还流传着一个“悲情段婧婷”的版本,因为受伤被人取代领舞位置,段婧婷要向世人宣告,“曾经很有实力的段婧婷又回来了。”
当《张江新经济》见到卸去妆容的段婧婷,看到朴素着装的段婧婷既不冷酷,也并不对“分分钟被取代”的事情耿耿于怀。荧幕背后的段婧婷,只有一个职业舞者对于未来的不知所措以及某种情怀下的不断自我革新。

一场演出
在今年9月的一场演出将段婧婷又推到了媒体面前。这一次,她不是以舞者的身份接受采访,而是以演出策划人的身份。《看不见的城市》这场现代舞演出是段婧婷成立D.LAB舞蹈实验室一年以来的首场演出。演出地点在上海戏剧学院,票价并不便宜,价格区间在80-800元,依然获得较好上座率。如果说这场演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大概在于汇集了国内外的青年舞蹈艺术家以及新晋编舞家。
所有的编导与演员都是年轻人,给新锐艺术家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这是段婧婷成立D.LAB舞蹈实验室,并策划主题演出的初衷。包括段婧婷自己就是一位85后,这也是她给予自己的机会。年轻的艺术家的确能够带来与众不同的表演。绚丽的舞台设计及艺术装置,能够与舞蹈结合勾勒出全新的意境,演出现场还有DJ这种与现代舞看似格格不入的音乐艺术可供编舞们选择。这些,在传统演出中都看不见。 
段婧婷偏爱城市题材的舞蹈,觉得疲于奔命又痴痴追寻的城市生活充满了魅力。或许因为从9岁就来到上海学习芭蕾舞,她对城市有着一种莫名的喜爱。整场演出从舞蹈演员的着衣风格、舞蹈风格到音乐风格等都极具城市感。
在段婧婷看来,城市其实就是人和事的故事。如果你要问她舞台上的某支舞蹈表达了什么,她会说:“我也不知道,那就是一种感觉。”现代舞的魅力或许就在于此,1000个人心中有1000个哈姆雷特,能让观众产生共鸣的或许是一个灯光、一段音乐甚至是某个演员的一个侧脸。

抗争命运
尽管段婧婷小半辈子都在跳芭蕾舞,但她其实更钟情于现代舞。芭蕾舞者跳现代舞有优势也有劣势。练过芭蕾跳起现代舞会极具美感,但肢体开发却并不如现代舞舞者。好在段婧婷在学校里面是“比赛专业户”,但凡国际芭蕾舞比赛,都必须要准备一个现代舞作品,就这样段婧婷跳起现代舞来也颇为专业。成立D.LAB舞蹈实验室的灵感来自于段婧婷的香港之旅。当年,段婧婷离开“永远都跳同一个角色、永远都是同样的动作”的上海芭蕾舞团,来到香港芭蕾舞团。在香港的第一周,她观看了一场香港当代舞蹈平台的演出,深为震撼。这个平台能够给从未编过舞或者刚刚开始编舞的年轻人机会,“为什么上海就没有呢?”段婧婷受此影
响,创办舞蹈工作室的理想在心中萌发。
辞别香港芭蕾舞团回到上海之后,段婧婷告别了“工作”,开始了朝不保夕的漂泊生活。2011年7月,离职一年不到,她自己筹划了一场现代舞演出,名叫“城市之舞”。演出不卖票,观众都是亲朋好友,一共来了800多人。场地、编导等开支,都靠拉来的赞助维持。
“当时就发觉其实挺难的,我们想过拉赞助、做培训,但别人会问凭什么要给我们钱。” 段婧婷说。如今回想起来,“舞林争霸”比赛是段婧婷人生的一个转折点。用段婧婷的话说,“舞林争霸”那几个月就是稀里糊涂混过来。“参赛选手很多,一个教室全部都是人,还来了四五拨。每天都要呆到凌晨三四点,因为你要在一两天时间里编一个让大家满意的舞蹈,有时候还要和你不熟悉的人跳双人舞。” 段婧婷回忆说。付出终会有回报。虽然并没有走到比赛的终点,但一部分人开始知道段婧婷这个名字,这为D.LAB舞蹈实验室的创立奠定了基础。

转身创业
告别“规定动作”的职业舞蹈生涯,换取用舞蹈“表达自我”的自由生活。段婧婷和几个同学成立D.LAB舞蹈实验室,试图以别具一格的演出为切入点让舞蹈实验室步入正确轨道。
2013年段婧婷筹办了一次工作室的开幕演出,主题为“LOVE”。她找到身边较好的年轻编导,说服年轻编导和演员都到舞台上来展现自己。工作室在舞台上搭建了巨大的LED屏幕,在舞蹈开场前会播放一段精心制作的微电影,以让观众能够更好地理解舞蹈想要表达什么。
今年“看不见的城市”主题演出则显得更为正式。段婧婷以委约的形式和不同的编导进行商业谈判,让新锐编导们根据今年的主题重新创作合适时间的作品。同时,她还会把舞者视频给编导们看,由编导们选择合适的舞者。以及会告诉编导们今年的舞台设计和艺术装置如何,可供编导们选择使用。
整场演出还启动了强大的海外团队,演员和编导有的来自香港、有的来自美国。不同地区的人都要在上海集中排练一个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再加上外籍演出团队及演员需要报批,各种繁琐的工作让段婧婷压力巨大。
在创业路上也有不少人问段婧婷创立舞蹈工作室难不难。段婧婷回答说,如果按照传统资金先行,然后找到老师和场地做培训,这样的舞蹈工作室并不难但竞争激烈。D.LAB舞蹈实验室走的是“专场演出”的路子,这种模式在国内并不多见,其中的困难一言难尽。
在做好专场演出的前提下,段婧婷的舞蹈工作室开始准备做培训了。事实上,今年她们已经举办了几次培训活动。培训老师包括她极力邀请到的D.Lab舞蹈实验室海外艺术顾问,中美舞林对抗赛拉斯维加斯“So You ThinkYou Can Dance”评委Carol K. Walker。虽然同样是做培训,段婧婷希望能够和普通舞蹈工作室的培训差异化。因此专场演出和培训的两者环环相扣显得颇为重要。“我们不想和别人做相同的事情。”这位职业舞者在转型路上依然保持着舞者特有的情怀。

(文/罗敏)